咸阳新宝磁性材料有限公司
公司主营:磁性材料及磁性器件
029-33554849
咨询热线
新闻详情

特斯拉换电机带来的机会

3月初,特斯拉宣布电机技术发生重大转型,商业化主力产品Model 3车型,将从采用交流异步电机技术改为永磁同步电机。

这为永磁电机技术登上新大陆的世界打开了大门。

实际上,特斯拉已经是最后一个转用永磁电机技术的新能源车大厂了,在此之前,该技术已经在宝马、丰田、本田、日产、荣威、北汽、比亚迪等厂家上获得了广泛的运用。

那么,作为新能源车产业龙头的特斯拉,这番技术上的大转型,又将会给投资市场带来何等的机会呢?

1

早在消息传出的同一天,A股上的一系列概念公司就闻风而动了。

其中最引人注目的,是中科三环(000970.SZ),一家稀土永磁材料制造商。

永磁电机,通俗来说就是电机的转子利用稀土永磁材料制成,定子通电产生磁场,推动转子转动。

相比交流电机,永磁电机最大的优势,就是在功率密度、效率、转矩、质量、可控性等指标上都大幅领先。

只有一点不如交流电机,那就是价格更贵。

作为全球新能源车的龙头,特斯拉一向以技术先锋的形象闻名于世,不可能长期守着一个成本虽然低点,但是技术落后的电机技术。

所以,特斯拉的这番转型,已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
如果我们追溯特斯拉的历史,就会发现,这番转型其实准备许久了,早在2016年10月,也就是一年半以前,他就私下里跟中科三环签订了一份为期三年的合同。

合同标的,就是永磁电机的关键材料——钕铁硼磁体。

2

钕铁硼磁体,这个名字估计很多朋友都要去查字典怎么读吧?

Nv-tie-peng,是的没错,第一个字念“nv”。

钕铁硼磁体是一种稀土永磁材料,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发出来的第三代永磁材料,现在主要用于电机行业。

当然,能用于永磁电机的稀土永磁材料,不只是钕铁硼,还有钐钴,而且钐钴的工作温度最高能达到520度,远远超过钕铁硼的220度。

不过呢,钐钴贵啊,价格只可远观、不可亵玩,于是只能被用在不差钱的军事航空领域。

钕铁硼价格合适,磁力也非常强大,业界俗称“磁王”,正是汽车电机产业化的理想材料。

据实验显示,两块巴掌大的钕铁硼磁铁,相吸的时候能轻松把放置在中间的苹果压得粉碎,即使这个“苹果”是手机,下场也是一样的,磁力之强可想而知。

看看下图,性能强大的钕铁硼在汽车、风电、家电等行业无处不在,前途一片大好啊。

当然,钕铁硼也是有高低之分的。

低端钕铁硼大多用于磁吸附、电动自行车等领域,而高端钕铁硼才会出现在汽车、风电,以及高端电器和电子产品当中。

据统计,高性能的钕铁硼有大约一半被用到了汽车行业,其中的三分之二又被用到了传统燃油车里。

咦,不是新能源车吗?

是的,目前钕铁硼最大的需求来源还是传统燃油车,主要用在EPS电子转向系统。

毕竟新能源车起步还没多久,在整个汽车盘子里占比不到2%,但这里的需求,聪明的投资者都能看到。

不仅是刚需,而且一辆新能源车需要的电机数量,未来将会越来越多。

3

上个世纪末,钕铁硼产业是日本和欧美的天下,但如今还在生产钕铁硼的企业只剩下四家了。

日本的日立金属、信越化工、TDK,以及德国的VAC,四家合计产量只占全球的10%-12%。

彻底被边缘化了。

主要的原因就在于,日本和德国都是稀土缺乏的地方。

不过呢,产能上虽然退出了,但高端技术上,仍是行业的垄断者,据资料显示,目前国内经日立金属授权使用专利的企业,就有八家。

上市公司里,中科三环、正海磁材和宁波韵升,是其中的三家。

三家排个名次,中科三环产能最大,预计2018年底的产能达到18000吨,而正海磁材和宁波韵升2018年底的预计产能只有10000吨。

这正是特斯拉要跟中科三环合作的原因,毕竟,作为全球最大的钕铁硼生产国的行业老大,也只有中科三环能满足特斯拉的巨大需求增长了。

4

机会就摆在面前,但是能不能愉快的吃下去,还需要观察。

2017年初至三季度,钕铁硼的上游原材料——镨钕金属,价格一路狂飙,第三季度甚至翻了一倍。

这样的价格走势,让中科三环心里滴血。

看财务数字就很清楚了,2017年前三季度,毛利率水平为22.72%,同比下降2.47个百分点。

第三季度的毛利率,甚至跌破了20%。

如此低的毛利率,蛋糕再大也不香啊,比如同是去年的数字,第三季度净利润由此同比下降了39%,苦不堪言。

老大日子都不好过了,其他小弟更不用说。

比如正海磁材和宁波韵升,去年前三季度,前者归属利润跌去了97%,后者下跌了61%,惨不忍睹。

或许你会说了,既然原材料都涨价了,为啥钕铁硼不跟着涨呢?

这件事,归根到底还是行业格局的问题,毕竟钕铁硼的生产技术不是中科三环一人独享的,你把价格提高了,市场份额就丢失了。

就是这么无奈,打断牙也得往肚子里咽。

但好也好在,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冲击是全行业性的,中科三环作为老大其实是抗风险能力最强的,大量的二三线厂家干脆直接亏损破产,退出不干了。

从长期来看,每一轮的行业低谷,都会带来集中度的提升,让行业龙头在下一轮的复苏期获得更强劲的份额和利润。

截至2017年三季度,中科三环手握13亿现金,资产负债率才16%,应收账款环比下降,财务问题相当健康,待这轮风波过后,笑看春风的是谁就很清楚了。

5

作为一门加工制造业,钕铁硼厂商之间的竞争,主要在规模。

比如一条高质量生产线,动不动投资就要数千万,甚至上亿,这对许多小厂商来说都是巨大的资金考验。

中科三环作为行业龙头,规模已是最大,又有“特斯拉供应商”的招牌为自己打广告,未来的竞争力自然是稳操胜券的。

所以这个行业的投资,主要考虑的是供需周期变化。

2017年,纵观全球高性能钕铁硼产业格局,供给约55000吨,需求约53500吨,略有过剩。

这正是中科三环挣不到钱的原因所在。

但我们只要摸一下底就知道,以目前的格局,行业内的厂商几乎都是无力扩产的,整体供给增速只会维持在10%左右的低位状态。

而需求呢,由于新能源汽车和风电行业的大发展,未来增速将会高于13%。

以此计算,最迟到2019年,也就是明年,钕铁硼就将进入供不应求的状态,盈利逆转的甜蜜时光也将来临